*時間點為威廉和布列依斯正式交往後

*對應角互換服裝注意

*標題只是因為我懶得想事件&我生日要到了乾脆給自己寫篇賀文

*字數和劇情都失去控制了,如果有OOC請務必告訴我

*3/16小修錯字與開頭空格數不一的狀況

 

 

  「……」威廉瞪著眼前的東西發楞,許久才艱澀地開口:「布列依斯,請問這是什麼?」

  「似乎是你一位舊識的服裝。」布列依斯不太確定地解釋,那位戰士尚未被大小姐喚醒,生前也並未見過──至少目前的記憶裡是沒有這麼一個人的存在,且這奇裝異服簡直就像異次元來的一樣,布列依斯不明白威廉怎麼會認識那樣的人。

  「這我知道……不,我想問的並不是這個,我想請問這件不合理的尺寸是怎麼回事?」威廉對這裝束當然有印象,只是布列依斯突然放在他眼前,這套服裝的尺寸目測他穿得下,這就非常、非常不妙了……

  「今天是大小姐的生日,我們根據大小姐的喜好準備了些活動及禮物,這只是其中一項,侍者們正在拖住大小姐,你換上後就到大廳集合。」布列依斯講得十分順暢、無任何抑揚頓挫,顯然是別人先擬好講稿,布列依斯再照本宣科背出。

  威廉遲疑了一下,思考其他人聯手騙他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少,無論是騙人還是純通知,對象找布列依斯無論怎麼想都很犯規,至於其他人是否想騙他,不是威廉要多想,只是自從在暗房被喚醒後,就被大家脫軌的各種行為嚇到,簡直就像是靈魂被換掉了一樣。「那怎麼沒找我一起討論?……等等,人偶哪來的生日?」

  「這麼說可就太過分了,威廉少佐,大小姐認識我的那天自然就是大小姐的生日。」古魯瓦爾多突然加入話題,且說了令人不禁懷疑大小姐的生日其實是他掰出來的話。

  威廉至今仍不習慣說話如此不靠譜的古魯瓦爾多,總覺得大家的個性都在漸漸向大小姐靠攏,威廉為自己的未來相當堪憂。「殿下,您怎麼能將這麼重要的日子就這樣隨便訂下……殿下您怎麼穿這樣!?」

  轉過頭的威廉在看見古魯瓦爾多後聲音陡然拔高,耳邊立馬傳來陰惻惻的聲音:「哦?穿這樣是哪樣?難道我的衣服會玷汙『你的殿下』不成?」

  「不、當然不……」講到一半才突然發現布列依斯穿著的是古魯瓦爾多的服裝,講到一半的嘴未闔上,雙頰浮起微微的紅暈。

  「……」布列依斯因為對方現在才發現自己改變了穿著而無言。

  「想什麼?鼻血都流出來了。」古魯瓦爾多倒是來了興致,刻意靠在威廉的耳邊,戲謔地說。

  威廉急忙摀住鼻子,卻驚覺自己被騙了,整張臉彷彿被染上了色彩,從脖子紅到耳根,就像是熟透的番茄一般。威廉不敢看此時布列依斯的表情,慌慌張張地奔回自己的房間,身後古魯瓦爾多肆意的笑聲漸行漸遠,卻在腦中縈繞不散。

  回到房間的威廉覺得手上似乎抓著什麼東西,拿高一看──原來是剛才布列讓威廉穿上的衣服。

  威廉完全記不起自己是何時接過來的,看著衣服思考許久,嘆了口氣,最終還是決定認命地換上這套他覺得異常可怕的服裝。

  換裝完畢的威廉相當不自在,裙下空無一物令他十分沒有安全感,拉了拉裙襬,覺得裙子實在是太短了,平時沒有在注意身邊女性的穿著,威廉也不清楚女孩子是否都喜歡穿這麼短?似乎一彎下腰就會曝光了,而且這衣服太多蕾絲,穿在女孩子身上固然可愛,但穿在一個大男人身上實在是有礙觀瞻。

  威廉始終提不起勇氣去照鏡子,只希望這場噩夢能盡早結束。

  抱持著早死早超生的心態走到了大廳,戰士們多半已經到齊,眼神掃過全場,馬上就能理解尚未到場的那些人遲來的理由──威廉是在場唯一穿女裝的男性。

  威廉開始有點後悔這麼快就從容赴義,一到場就要接受注目禮其實威廉並不在意,重點是他現在穿的梅莉的衣服被大家關注,這可就不是能淡定接收目光的情況了。

  不久後,未到的人都像囚犯般被押過來,最終被圍在中間調笑……大夥們原本就是這麼惡劣的人嗎?似乎自己一直以來都追隨著古魯瓦爾多,因此忽略了身邊的許多人事物,導致威廉現在實在想不起來這些人生前應該是怎樣的個性,但他很肯定絕對不會是現在看見的這樣。

轉開了視線,不再看慘絕人寰的霸凌現場,威廉突然無比慶幸自己有準時到,否則後果是連威廉都不忍直視的。

就在這時,全場突然安靜了下來,樓梯上被矇住眼睛的大小姐被侍者們緩緩牽至大廳中央,此刻的大小姐讓威廉莫名覺得她像個公主……威廉想了下,又為自己做了補充──如果大小姐是公主,鐵定是令人很不愉悅的公主。

話說回來到底是巧合還是人為?方才穿女裝的那些夥伴們也是被押到大廳中央,也就是說,若是鬆開布條,大小姐第一眼見到的就是這些人。

接著侍者們取下了矇住大小姐眼睛的白布,大小姐果然能看見後就整個人激動了起來,大家七嘴八舌地搶著為大小姐說明了現在的狀況,再一起調侃那些穿女裝的戰士們……威廉向後縮了縮,確定自己融入陰影當中,才又繼續往大廳中央看去。

此時的大小姐似乎跟著大家笑夠了,現在是感動的一時詞窮,眾戰士又紛紛調侃起大小姐,讓大小姐氣得破口大罵。

  威廉想,星幽界真是個不可思議的地方,將許多出生、立場、背景等不同的人聚在一起,每天除了例行的戰鬥之外,更多的是瘋狂的玩鬧,大家彷彿都忘卻往事一般的相處,但其實內心深處都明白自己是不可能忘的。

  突然布列依斯走向大小姐,對大小姐說了幾句話,兩人的視線時不時飄過威廉,威廉升起了不妙的預感,果然下一刻一人一人偶就往威廉的方向走去。

  ……布列依斯!!

  明白自己被陷害的威廉也無處可逃,眾人的目光因為大小姐的動作而聚集過來,威廉不禁在心中抱怨起布列依斯為何要這樣陷害他,現在他因此而成為了全場的焦點。

  「嗨,威廉,你今天很漂亮。」大小姐一如既往地吐出令人想掐死她的話,至於人偶到底掐不掐的死?通常與大小姐對話的人實在無心去想到這一層面。

  「威廉,沒想到你穿這樣挺適合的。」布列依斯則是細細打量後並驚奇地讚嘆。

  「……」雖然被心愛的人稱讚是一件令人開心的事,但這也必須看被稱讚的事情是什麼吧?一個大男人適合穿女裝絕對不在會高興的項目之一啊!

  「威廉沒有什麼話想對我說嗎?一個人默默躲在角落是否太不合群了呢?」大小姐故作生氣地雙手在胸前交疊,怒瞪威廉。

  跳過需要解釋的部分,威廉從善如流地祝賀:「大小姐生日快樂。」

  大小姐卻沮喪地低下頭,「威廉的反應總是這麼一板一眼的。」下一秒又轉成笑臉。「不過這樣欺負起來才有趣!」

  「威廉別總是這麼嚴肅嘛,不然在我們家是會很吃虧的喔~」大小姐笑得很開懷,看起來像個天真的小女孩,只是說出口的內容卻並不像外表那麼無害。

  雖然威廉很想將注意力放在大小姐身上,對話時看著對方是一種基本禮貌,但是眼神卻仍舊情不自禁地飄向穿著古魯瓦爾多服裝的布列依斯身上,布列依斯原本不想理會,但愈來愈直接的視線令布列依斯難以忽略。

「你想對我說什麼?」布列依斯愈來愈承受不住,不禁無奈地開口。

「我……」一開口卻發現自己的聲音變得沙啞無比,只好搖搖頭。

布列依斯臉色一變,這種聲音布列依斯當然聽過,大部分的時候都是在進行床地之事,再想起前陣子拿衣服給威廉時的反應,雖仍不清楚威廉在想什麼,但也能大約猜到。這不是布列依斯第一次覺得,威廉是個悶騷的變態。

大小姐見兩人的互動,饒有興致地開口:「怎麼?嫌大小姐太礙事嗎?阻撓了你們甜蜜蜜的相處時光?」

「不是,只是……痛!」布列依斯狠狠踩了威廉一腳,中斷他接下來要說的話,布列依斯這些日子和威廉相處下來,總覺得等等會有他不樂意聽見的東西。

大小姐不懂怎麼布列依斯突然就阻止威廉說話了,威廉也有相同的困惑,布列依斯無視兩人疑惑的表情,布列依斯踮起腳尖,嘴湊上去在威廉的唇上輕點一下。

大小姐血槽瞬間歸零。

布列依斯趁機牽著也愣住的威廉掉頭就走,兩人的雙手食指交扣,回過神來的大小姐再度被閃瞎眼。

後頭傳來其他戰士怒罵他們逃跑的聲音,大小姐雖然對他們說生日禮物有送到就讓他們走吧之類的話相勸,但嗓音顯示大小姐整個人還很飄飄然,只是硬分出神來應付眾戰士。

不理會後頭的喧嘩,布列依斯只想著等等一定要狠狠地教訓威廉,要不是剛剛反應得快,否則自己可能就要在大家面前丟臉了,即使猜不到威廉想說什麼,但自己在這方面的直覺還是挺準的。

更何況……瞇起眼瞟向又看著自己愣神的威廉,似乎是在告訴自己不揍他個幾下是不行的呢。

 

 

 

 

 

 

堵住對方嘴的最好方法就是用嘴XDDDD

默默這次是甜文喔!

不過布列依斯出場依舊很少QQ

我決定下次用布列依斯視角啦!看你怎麼少!!(你的問題)

稍微解釋一下威廉其實是覺得穿著自己上司衣服的愛人他很扛不住,腦中YY不斷

雖然朋友表示這樣很難搞懂威廉到底是喜歡古魯瓦爾多還是布列依斯

但那種感覺只可意會不可言傳啦T_T

寫稿途中還差點寫岔變R18

這已經是我第二次寫威布差點寫歪了!!

第一次發現原來這是一對很容易歪掉的CP(還是你的問題)

不覺得梅莉裝的威廉和古魯瓦爾多裝的布列依斯的H戲很帶感嗎HSHSHS(醒醒)

但是我寫不出來OTZ

 

YA!祝我20歲生日快樂:D

創作者介紹

按理來說這裡是鵲巢 ←

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